四谛.

自顾自地说话,但期待你的发现。

半妆戏上冷01

🙋🏻🙋🏻《半妆》一生骑 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凯源的红烧排骨:

妖孽弟弟追(戏)哥哥


古风X强强


[01    又不是没亲过]


*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时值凉秋,枫叶红,菊花黄。




传朝廷有将一名,民誉王上冷,子名俊凯,年少有为,颇得圣宠。




白衣黑发,剑眉鹰目,五官俊朗,眼形似若桃花,黑眸犹如烈火,身佩利剑,勃然英姿。




如此之人,自是举手投足,偏得朝里朝外粉黛皆羞,奈是此将生性偏冷,不喜谈笑,利剑一把,骁勇善战。




长风刮过,边疆大乱,腥气冲天,民不聊生。




“臣愿赴此一战。”




王将军身披盔甲,飞马上身,深邃的黑眸中闪着凛冽的白光,辣酒灌喉,碾杯成尘,大令一下,众兵皆提刀出帐。




灰蒙蒙的边疆战场鼓声大振,硝烟滚滚,不出三日,剿敌过半。五日,便可停战。




喜讯鸽传,朝廷举杯迎将凯旋,奇是众兵皆归,独上冷将军迟迟未出。




君颜大怒,兵跪泣,提刀领罚。




“陛下,尔等无能,清理战场时,上冷将军….将军被装死的异教分子偷袭,挨剑跌崖….”




“荒唐!将军武功高强,岂是偷袭之辈可伤?”




“陛下…”众人皆重重磕头,脸色苍白,不敢出声。




“贴告示,传朕口谕,谁若能觅得上冷,是活是尸,赏金三千!愣着做甚,还不去寻!”




龙颜大怒,挥袍下旨。




这上冷武功高强,统领有序,有谋有勇,是朝中必不可少的定心丸,如此一宝丢失,圣上必是焦心不已,怀着侥幸的心思,必是要觅得上冷。




“陛下息怒,臣,遵旨。”




[记,君失爱将,朝廷大乱,凉秋白雾,九月。]


 






风中有铃铛的声音。




王俊凯醒来时,只觉浑身上下无处不痛。




他轻轻撑起自己,盖在身上的薄绸便沿肩膀下滑,露出一大片赤裸的肌肤,胸膛中剑的地方被敷上厚厚的草药,用白色纱布给仔细缠住。




他盯着自己不着衣物的身子蹙眉,还没回想过多,思绪便被突然推门而入的人给打断。




“呀呀呀,公子可终于醒了。 “




铃铛般的声音,清清凉凉的。




来人身袭白衫,眉目如画,迈过门槛,小心翼翼端着一碗冒热气的苦药进屋。看到床榻上的人已经醒来,他清澈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惊喜,放下汤药后,便施施然走向床榻,风姿灼灼,气质超凡。




只不过呀,当他转个身时,王俊凯看到,他这细嫩白皙的脸颊一侧,竟有一大块斑驳的蝴蝶胎痕,由耳根及眼下,足足染了大半张左脸。




一半天仙一半煞,甚是奇异,看得王俊凯一时失神。




分明是感觉到如此直接的目光,白衣男子无所谓地笑了,他慢慢悠悠地坐在床榻边,凑近王俊凯,指节分明的手指却突然刮了刮他的鼻尖,惹得床榻上的男子浑身一僵,随之便看到来人红唇轻启道:




“公子这般盯着我看,半面可是会羞的。”




乍然接触到他含笑的眼眸和调笑的手指,王俊凯心里猝然一惊,窘然觉得这样看着对方丑陋的胎记是有些失态,但心里又不免对他的随意涌起不适,他不自在地轻咳两声,身子微微往后倾与之拉开距离,薄唇微张,有些沙哑的问道:




“这里是哪里?你是何人? 是你救了我?我身上的伤是你为我包扎的?又为什么,会赤裸着身子?  ”




“呀呀呀,公子竟是这么能说,半面看你睡着的模样,可是安静得乖。”




“你叫半面?”




对方听后笑得眉角弯弯,他歪着头反问道:“我唤公子什么好呢?”




…….




“上冷。”




王俊凯脸上没有半点表情,他发现对方总是能自己转移掉话题。




“啧啧啧,既是叫上冷,那便唤我半面吧。”




王俊凯迟疑地看了一眼他,顿了顿,只好开口道:“王俊凯。”




“这便对了。唤我王源即可。”




王源满意地笑了笑,嘴角上扬牵连着左脸浅红的蝴蝶胎,竟有些丑陋的小皱褶,他自顾自地道:




“我在崖下水中捡到受伤的公子,公子当时浑身是血,神志不清,我便背着公子回来。这几日熬药敷伤可是没少,可是公子一直没醒,半面呀,实在心急如焚,便去摘了神仙草为公子敷上,不过一日,公子便醒了。醒来我也放心了,就是怕公子落水没死,倒是死在半面床上,多晦气呀。“




无视掉王俊凯听到最后一句话后惊讶的表情,王源轻轻挽起宽大的衣袖,露出纤细的手臂,肤白如藕。随即端起木桌上的汤药,搅了搅,便作势要喂王俊凯。




“不劳烦了,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


王俊凯有些尴尬地别过头,躲开了王源伸过来的汤匙。




虽说都为男子,但是这动作对他这个混沙场的将军来说未免矫情了些,何况他还不知道这半脸狰狞的王源究竟是谁,对他有些奇怪的举动也有些抵触,明明才相识,却觉得他的动作和语气过于亲热,让王俊凯觉得有些别扭。




要不是受伤于此,又恰好他是救命恩人,对于这样轻佻的男子,王俊凯是万万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的。




“公子呀,你现在才羞,会不会太晚了些?”




王源停下手里的动作,漂亮的杏眼一眨不眨地看着王俊凯,盯得王俊凯心里毛毛的,不安的感觉涌了上来。




“这…什么意思?”




王源作势叹了口气道:“公子也不想想,你昏迷的这几日,我究竟是如何一日三次给你喂药的?要为公子剑伤上药,不得不将公子衣物褪去,那为公子擦身之人,又是谁呢?”




心满意足地看着王俊凯的脸慢慢变得惨白,王源偷偷捂嘴轻笑,将汤匙重新伸到他面前,悠悠道:“公子莫担心,这不该做的,半面一点也没做。“




“噢…….“




“但是那不可避免的….比如嘴对嘴喂药….半面也是很吃亏的。“




“……….嘴..对哪里….“




“嘴对嘴呀!公子……不会对为你屈身的恩人,心怀不满吧?“




“恩人“两个字王源咬得很重,然后他得意地看着王俊凯的脸由白变绿,再变红,最后终于强忍着点点头,一口含下汤药。




 “说的是,既是救人,过也无妨。“




救自己的人都这么说了,难不成一个大将军还要不知恩而小心眼地去计较这些么。何况自己现在受伤,动一下疼痛便牵至全身,实在没把握可以自己吃药。




也不知道是苦着了还是怎么的,王源看王俊凯说这话时,是皱着眉头一字一字说的。满脸的忍耐和不甘,也是不能再多了。




“公子这么想,必是极好啦。“




王源扬起嘴角,眸子里闪着琉璃色的光,他慢慢一口一口喂着脸色很臭的王俊凯,边开口淡淡问道:“公子怎么会坠崖?胸口的剑伤,莫不是跟战乱有关?“




王俊凯将目光移到窗口处,轻轻点头,并无作答。




“那公子可真是福大命大,带伤从那么高跌下来,竟还活着。“




感受到对方不愿多说,王源也不多问,他拿出手帕想给王俊凯擦嘴,对方却面子薄得很,死活不让他擦。




王源无奈地放下手帕,皱眉看着王俊凯道:“公子,你这么见外啊。”




当然见外,王俊凯哪里跟人如此靠近过,昏迷的就不算了,这一醒来,又要被喂又要被擦嘴的,任谁都会觉得不自在吧。




自是看出对方面子薄,王源笑了笑,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,随之小脑袋突然凑近些许,突然放大的脸看得王俊凯呼吸一滞,还没回过神,对方突然撅嘴,“吧唧”亲了他嘴角一下。




这下可不得了,王俊凯惊得背上一阵发寒,整个人就像被雷电击中一样,当场怔住。




王源回味地舔了舔嘴唇,看着僵住的某人挑挑眉,意有所指地笑道: “你好像被吓到了。“




顿了顿,又补了一句:“又不是没亲过。”




然后他看到王俊凯慢慢回神,眼睛里竟染上一丝杀气。他的眼神如同从冰窖里出来的一样,泛着冷冷的光。瞬间就想抽出宝剑斩了眼前这个半面丑人。




可偏偏王源是一点也不怕,他慢悠悠端着碗起身走向门槛,在离开时回过头来笑吟吟地扬眉道:




 “公子不肯用手帕,那便用最省心的。既是歇在我的床榻上,便不允许脏兮兮的。歇着养伤吧,公子。”




轻轻关上了门,王源盯着里面依旧无声的某人,慢慢收起笑容,眼里闪过一丝光。




不愧是有名的上冷将军,连这个都可以忍。




面无表情地将手里的碗随手一放,便转身走出屋子,穿过小树林来到河边。




刚走到时,便有几个黑衣男子从树上跳下来,单膝跪下,双手呈上一张告示,恭恭敬敬道:




“庄主。”




*...*...*. ..*...*...*




 02





评论
热度(684)
  1. 凯源的红烧排骨凯源的红烧排骨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管理文章

© 四谛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