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谛.

自顾自地说话,但期待你的发现。

  今天晚托兼职结束后,一直都觉得很压抑。




  我原来是在总校的,今天突然分校的两个兼职老师请假了,我就被临时被调去分校救急。




  在宿舍就听舍友讲过(她是分校的老师)那里的有个别小孩很调皮,但是我一向觉得自己是个很严厉的老师。平时和朋友嘻嘻哈哈的,一面对学生就会变得很严肃苛刻,所以想必是能够管好这帮学生的。




  等我到了分校,发现那几个所谓的调皮孩子还不是最令人头大的。




  有一个女孩,只要我一不注意她,就转过头和后面的另外一女同学讲话。我总是会顾虑对方到是小女孩,所以一开始都是很“温柔地”提醒说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转过去了,听到没有。”然后,数次过后,我发现,这并没有什么用。她被我训斥后,就傻傻地笑笑,好像完全不在意你说什么。




  到了八点,班里同学陆陆续续地都走了,就唯独那个女孩和另外两个男孩子留着。我走到女孩身边问“你还剩什么作业呀?”(我记忆中这三个小时里似乎她并没有拿作业来给我检查过)她笑容灿烂地回答我“我数学还有四面,还有英语试卷和订正卷子”。




  如果对面是个男孩,我会绝对会在一秒内完成说完“这三个小时你都在干嘛”和拿本书拍上去的动作。但是,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压低了声音说“那现在快写啊,看人家都走了啊”。




  然后她悠悠地拿出数学题,开始做。在这期间她每算出一个数字便问是否正确,并且四年级的数学加减题平均需要三分钟一道。我觉得她似乎有些速度太慢了,开始有点不耐烦地催促她。当时她还有一整张英语试卷,我都在考虑要不直接把答案告诉她吧,毕竟实在太晚了。然而我又觉得这实在不负责任,所以还是让她继续写。




  半小时后,在我半指导半告诉地辅导后,她终于写完了数学。此刻,我已经感到我的耐心已从100%降到70%。




  好,之后是英语,噩梦来了。




  英语是让她们用do does have has 填空。我给她仔细讲了下四个的区别。“i/we 要从 do have中选,第三人称单数如he/she/it 从 does has 中选”,她好像听懂了地点头。




  然而,一秒后,她抬头问我,这个怎么写呀?




  此时,分校校长走过来对我说“你把答案直接告诉她吧,英语她什么都不懂”“喔,好的”




  我想:这简单呀,我报就ok了吧。然后我开始报




  “这个does”




  “does是哪个呀?”




  “这个”




  “哦”




  “这个写have”




  “have...”( 然后写下do)




  “这个是does吗?你好好看看啊!”




  “哦..”




  .....耐心70%降到50%




  在我报完三分之一后,我怀疑这个女孩可能连26字母都没有认识清楚,更不用说听懂发音了。




  我突然想起舍友曾经和我说过的一个“笑话”。她说,她在某天辅导时,让一个男孩写“ace”(她十分字正腔圆地大声读),然后男孩写下:




  “yrr”




  我觉得十个调皮的孩子不恐怖,一个无论你对她怎么呼喊却收不到一点回应的孩子才是真正的 噩梦。




  到最后指导她写一般疑问句、肯定句、否定句的时候,我偷偷拿出手机给舍友发了个微信:我要疯了。




  那时分校校长就坐在我后面的位子检查作业。我知道作为一名“教师”,我应该表现出一种循循善诱,和蔼耐心的态度。但是,当时我真的都想对校长说能不能让我先回去。我的声音逐渐变的有气无力,开始用一种似乎讲给自己听的声音说“不就是这个吗?你刚刚不是写过吗?”




  最后写完卷子时,我觉得要是再多一秒,我就要掀桌了(后来舍友和我说她好多次都急得要拍手跺脚)。




  我总是想要当个温柔和蔼的老师,但是在我见过很多晚托课堂后,我发现这些对于小学生是没有用的。他们只会你很好欺负,然后顺竿爬。可能讲题时需要细心平和,但是对于课堂纪律来说绝不能手软。




  我记得之前有一次去五年级的班辅导。一进教室我就觉得 很 不 舒 服 。因为不知道为什么,几乎整个班的学生都买了袋装的干脆面。而那种材质的包装在你打开,或者手伸进去的时候会发出刺耳的“擦擦”声。想象一下,二十多号人一起,这种低低的却密集的声音,就好像有无数蜜蜂在你耳朵旁“嗡嗡”叫。和我一起在这个班的老师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一切,然后在我听了五分钟后,我还是大吼了一句“吃什么东西啊!赶紧给我写作业!”




  然后所有人拿出作业。




  虽然说那个女孩不会做题和我也并有什么关系,我告诉她答案让她写完就可以;虽然说其实我不拦着他们吃东西也没有关系,再过一会他们总会吃完。




 但是,为什么今晚很心塞?




  因为无论是出于“师德”或是仅仅个人的“良心”,我觉得我不应该就这么 放弃她,我要教会她。然而事实我却无能为力,我也会失去耐心,我也会生气不耐烦,甚至我也会对她使用我讨厌老师用的语言暴力。




  因为我不想看到那个班级自由散漫的样子,不想看到老师对于这种吵闹却熟视无睹的样子。








  总之,就是因为我无法做到我想做的那样。无论是出于学生的原因,还是我自己的原因。




  我也不知道该不哪种方式是正确的。  当个温柔亲切的大姐姐学生会不把你放在眼里,当个一本正经的老师学生有可能会怕你。




  真难。




  




  

评论(1)
热度(3)

© 四谛. | Powered by LOFTER